售后服务

.

电商专区

新闻中心

产品中心

走进小鸟

知识产权

销售网络

地址:天津市大港经济开发西区安和路376号

电话:022-86995911

传真:022-63312901 022-63312902
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邮政编码:300409
 

COPYRIGHT © BIRDE ALL RIGHT RESERVED.

在线招聘

NEWS CENTER 

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
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。

新闻中心

因  为  是  小  鸟   所  以  在  高  端

传承“小鸟”文化——小鸟车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乾访谈
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《中国自行车》杂志2017年第3期刊发小鸟车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乾访谈,全文转载如下:作为一家进入电动自行车行业规模排名前六甲的企业,小鸟车业有限公司(简称为小鸟,下同)一直以特有的魅力与气质向行业展示着良好的形象:经营规模始终保持在适度与可控状态,财务良性、稳健;企业员工无论一线工人和技术骨干,还是核心管理团队都十分的稳定,从而有力地保证了整个小鸟运行体系的高效和默契;从公司创立以来的近18年时间里,小鸟始终保持着谦逊与低调,但产品在市场上的反应和口碑让它的品牌影响力有增无减。不久前,小鸟总经理张乾——这位今年29岁的公司第二代,应邀出席于秘鲁举办的2016APCE峰会而在行业内引发了热议。为此,本刊记者专程赴小鸟河南商丘基地,采访了张乾先生。记  者:这次应邀出席APEC会议电动自行车行业仅您一人,您有什么感想?张  乾:确实如此。这次很荣幸地被国家商务部邀请出席2016APEC这样高规格的会议,是国家和政府给予小鸟和我本人如此的荣誉和信任,更是对电动自行车产业的支持和重视。中国派出的代表团参加APEC会议,商界大咖如云。习总书记在这次峰会上所做的主旨演讲,向世界传递出中国的声音和对全球经济、环境等大事的态度和担当,令人振奋与鼓舞。会议期间,我同与会的各国商界和政界的精英进行了交流,获得了大量的信息,让我大开眼界;我也借此机会向他们讲述中国电动车产业发展的最新状况,让他们感受到了中国在新能源领域取得的巨大进步。出席这样的会议,让我感受到中国的企业任重道远,中国的企业家必须要有全球的格局与高度,中国的电动车产业走向世界有机遇,也有挑战。记  者:您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电动自行车行业?张  乾:我出生在河南商丘。2006年,从商丘读完高中二年级之后,我转到天津来到了父母的身边继续完成高中学业。我父亲原在商丘工商局工作,2002年辞职下海,与我母亲共赴天津创办了小鸟。天津是小鸟的发源地,也是小鸟公司的总部,制造基地共有4处:天津北辰和大港、江苏无锡和河南商丘。那一年,我放暑假,我父亲就叫我到车间里去锻炼。当时,小鸟电动自行车在市场上的销售非常的火爆,订单多到应接不暇的程度,每天增加一个班次来完成订单。父亲有意安排我到一线锻炼。早晨,员工还没有上班,我跟着父亲一同进入车间;晚上,吃过晚餐稍歇片刻,我与父亲又回到车间,一直干与员工一起下班。我从生产流水线每一道工序开始熟悉、体验,与员工干同样的活,与员工同样的作息。我深知从事电动自行车这一行的艰辛,但我还是逐渐地喜欢上它了。当生产不是很忙的时候,我就到技术部去学习。从我内心而言,我喜欢与技术打交道,因为技术非常重要。经过前后大约半年多时间的学习,我对电动自行车的知识有了比较系统的了解。记 者:在天津小鸟公司锻炼的那些日子里,给您留下了哪些深刻的印象?张 乾:提起在天津小鸟公司锻炼的经历,尽管只有短短的几年时间,但父母亲对待企业的敬业、刻苦和严谨的作风深深地影响着我,对我产生了潜移默化的作用。我父亲白天大部分时间用在车间里,无论工作多么疲劳、多么晚,晚上到家总要花上点时间看书、做记录、写一些文章。企业规模做了这么大,父亲仍然保持着这样的好习惯。截止到现在,公司在生产旺季的时候,他总是最后一人留在车间里,仔细查看每一个环节,发现没有问题之后,关掉所有的电源开关,亲自把大门锁上才放心地才回到住宿。回家之后,父亲不是马上洗漱就睡觉,而是拿出笔记本,做完笔记之后才休息。父亲平时对我学习与生活非常的严格,对我的人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使我养成了良好的工作习惯,以至于我在经营河南小鸟公司的时候,我的许多工作方式还是从父亲那里学来的。记 者:您在河南基地独当一面,您父母是否放心?张 乾:实际上,父母创建河南小鸟公司的初衷就是给我一个锻炼与成长的舞台。河南小鸟公司从2012年开始办理。那时,我大学毕业不久,父亲委派了一位经营丰富的员工协助我。从建厂申请土地、办理企业各种前期手续,到厂房布局设计、人员招聘、公司组织构架等一系列重大经营,都由我一手操办。在企业经营和管理上,我继承了父亲经营的理念与管理方法,但还是存在细微的差异。我敢于尝试,对新生事物敏感,市场上出现新的变化后,我会马上学习、理解与消化。父母非常理解我所做的一切,从不干预我。为了适应企业的发展,我觉得应该不断地学习。自2012年从天津大学读完本科之后,我一边管理公司一边进行深造直至现在完成博士学位全部的课程。在读研究生的过程中,我接触到许多的企业家,他们都很年轻。与他们在一起交流对我的帮助,让我受益匪浅。这几年,我向父亲提出诸如Logo的升级和终端销售的升级等一系列的建议,得到了父亲大力的支持。为此,经过著名专家的精心设计,小鸟Logo推向了市场获得了经销商和消费者的认可;2015~2016年的两年时间,小鸟对所有的终端店铺完全按照IS统一设计要求进行了升级改造,大量的财力投入带来了回报:当许多品牌的销量出现大幅度下滑的时候,小鸟品牌销量总体趋于稳定,部分强势市场销量不但没有降低,反而出现了量价和利润同步上升的现象。在经营小鸟河南公司的四五年里,我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。我虽然人在河南,但还是一直关心着整个小鸟的发展,涉及到整个集团公司的大事情,我会向父亲提出申请与建议。父母也非常希望我能提出一些新的经营思路和方法。记  者:据了解,小鸟与其他企业有很大的不同,那就是很少在营销上投入,为什么这样做?张 乾: 确实如此。包括河南小鸟在内,整个小鸟公司在营销上的投入很少。我一直认为,做企业必须要做好产品,产品是企业经营的“基石”。没有好产品,其他的东西都是虚无缥缈的。自小鸟创建以来,我们一直把经营重心放在技术、质量和成本控制上。相反,对营销上的投入却显得有些“薄弱”。与规模体量接近的同行相比,小鸟在营销上的投入是非常低的。我们没有大量的产品推销人员,更没有花费巨额的广告投入。整个小鸟三大基地的营销人员不足30人。小鸟营销上的少投入,让更多的资金用于改善工艺、增加员工的收入上,确保了小鸟的品质与价格的竞争优势、员工队伍的建设。因此,这些年来,我们小鸟的质量深得经销商的信赖,当不少企业受到市场冲击销量大幅下滑的时候,小鸟的销量和产品售价仍然是稳中有升的。记  者:您在经营企业过程中偏重于哪些方面?张  乾:我不太喜欢搞营销,这一点与我父亲相似。我认为,当企业产品做好了就不用担心销售的问题 。截止到目前,我仍然还是持有这样的想法。现在,整个小鸟能做到这么大的规模,与小鸟坚持抓好技术、品质和价格竞争优势有密切的关联。我不喜欢营销,但并不等于我不喜欢与客户打交道。从父亲那里锻炼到河南小鸟创立以来,我有一个习惯一直保持着,那就是每年要花上一段时间,到经销商和消费者那里了解市场第一手信息。例如:我们自以为品质已经做得很好了,但从经销商那里或多或少地了解到一些产品存在的问题;我们的产品与其他产品相比,质量性能有没有差距?这些都是我关心的重点,然后我要想尽办法加以解决。记 者:小鸟三大基地的经营是如何安排的?张 乾:我与父母分工明确。小鸟三大基地制造的产品在制定销售政策上由天津总部负责,实行统一管理、统一决策。在财务上,三大基地相对独立。河南基地由我全权负责管理,但我对这里的产品销售价格从不过问。这就如同我父亲一样,我父亲不喜欢管产品的销售价格,只管产品的技术与质量。营销都由我母亲一手负责。记 者:进入贵公司产品陈列室大厅,一幅醒目的红底铜字用隶书体撰写的《小鸟的哲学》映入眼帘,放置这幅字的目的是什么?张 乾:这幅《小鸟的哲学》由父亲撰文我抄录。这是我父亲治厂理念、也是小鸟企业文化的精髓。河南小鸟公司远离天津,但要贯彻我父亲治厂的理念,以《小鸟的哲学》为镜则是我内心的表达。小鸟公司从创立第一天起,我父亲就非常重视企业文化。因为,企业文化是一家企业经营的灵魂,企业做大做强必须要有企业文化的支撑与传承。小鸟能有今天的成就与《小鸟的哲学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。小鸟的哲学是什么?我父亲阐述得非常地清楚,那就是“精品文化!”雕铸精品文化就要下一番细功夫、苦功夫。就要从一篇文章中开始,从一次会议说教开始,从一个规章制度开始,从一朝一夕开始,雕出小鸟的企业文化、精品文化。通过多年持之以恒、锲而不舍地努力,小鸟已经形成了五大强势:强势的品质、强势的品牌、强势的团队、强势的文化、强势的市场,从而使小鸟形成三得:经销商得利、员工得利和供应商得利,最终自然而然让国家得利。小鸟的哲学要让员工人人知晓,理解并与广大员工形成共识非常重要,因此,建立小鸟文化馆、开办《小鸟月报》(已经出了100多期)等等都是《小鸟的哲学》的具体体现。记 者:目前整个电动自行车领域,产品的同质化现象还非常的严重,您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?张 乾:无论是电动两轮车还是电动三轮车,产品同质化现象的问题还是比较突出的。随着市场的饱和和消费购买力下降,企业之间的价格竞争将不断地加剧。但要形成小鸟产品的差异化优势,我认为:首先,在技术上要形成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优势,与其他品牌拉开差距。例如:小鸟要保持与核心供应商紧密的关系,从而确保产品质量的稳固;同样,为了确保电动两轮车和电动三轮车整车的性能,小鸟对电机研发与制造,大幅度提高关键部件的材质,尽管价格上升了,但电机的效能与质量得到了明显地提升。其次,用合理的采购价来保证供应商的产品质量。大家知道,不少整车企业为了取得较高的销售利润,往往采取两种办法:一种是提高整车的销售价格,但这样做会遭到经销商的抵制而执行变得困难;另一种是整车企业不断压低供应商的价格,从而获取整车的利润。而我们非常地清楚,没有供应商的合理利润,要保证零部件的质量恐怕是很难的。因此,小鸟对零部件的采购在做到双赢的基础上,严格管控好产品质量;再则,企业对产品技术的掌控必须要有独门绝技,例如,对供应商提供的各种零部件的技术参数务必做到了如指掌,确保各个零部件的匹配处于最佳状态,从而提高产品的性能与质量。第四,产品外观要做得出色。从目前来看,消费者非常在意外观。而小鸟在烤漆工艺上的强项已获得市场充分的肯定,形成了小鸟核心竞争优势之一。 记者:您认为电动自行车从产品的技术和市场上是否还有突破的空间?张乾:按现有的条件在硬件上,电动自行车已经做到了极致。电机、电池、控制器、充电器、车架五大件的技术越来越成熟,要想取得突破非常地难。因此,整个行业的企业,都在开发款型上不遗余力,逐渐形成了各自品牌的特色。今后几年,各个品牌之间的竞争将会在终端市场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因此,终端销售的升级和服务的升级是整个行业今后发展的重点。谁要想取得竞争的主动与优势,谁就必须要在这些方面胜人一筹。记者:从南到北,从东到西,小鸟市场分布在全国各地,小鸟终端实体店有近千个,但营销人员仅20-30人,这么大的市场是如何管理的?张乾:这就是我父亲高明之处。在经营小鸟公司这么多年来,我们始终坚持能做到这一点:提供给经销商更好的产品质量、更好的产品性能和款型,确保了经销商在销售小鸟品牌中始终保持高于同行的销售利润,这就是这么多年来经销商对小鸟品牌忠诚的原因之一,也由此使小鸟与经销商之间取得了彼此的信任、理解和双赢,这就可以理解小鸟营销人员如此之少、小鸟营销策略一旦发布就能顺利实施的根本原因所在。记者:您是如何看待未来整个产业发展的趋势?张乾:在整个宏观经济并不景气、增速将会大大地放缓甚至会出现萎缩的情况下,企业的生存策略应该是重质量而非数量。以我个人的观点来看,转型与升级将会成为未来整个电动车产业发展的关键。行业内不少人对未来的发展持比较悲观的态度,他们认为:政策对电动车设置壁垒却准入门槛很低;市场需求趋于饱和却更多的企业往行业里钻;产品转型困难等。但我并不这么认为。既然当初自行车能转型到电动自行车上并且持续了20多年,我就不相信这个行业无法顺利转型到新的行业。以后企业转型,机遇肯定给这个行业的优秀者。不过,电动自行车已经进入到高投入低回报的阶段,需要我们这一代创新开拓,延续新的辉煌。上一辈在这个产业上打下的江山,给我们创造了许多的条件。在电动自行车行业,许多“二代们”出国深造多年,毕业之后有的已经不愿意回国了,有的回来之后对这个产业已经不感兴趣了,

中国自行车》杂志2017年第3期刊发小鸟车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乾访谈,全文转载如下:

作为一家进入电动自行车行业规模排名前六甲的企业,小鸟车业有限公司(简称为小鸟,下同)一直以特有的魅力与气质向行业展示着良好的形象:经营规模始终保持在适度与可控状态,财务良性、稳健;企业员工无论一线工人和技术骨干,还是核心管理团队都十分的稳定,从而有力地保证了整个小鸟运行体系的高效和默契;从公司创立以来的近18年时间里,小鸟始终保持着谦逊与低调,但产品在市场上的反应和口碑让它的品牌影响力有增无减。

不久前,小鸟总经理张乾——这位今年29岁的公司第二代,应邀出席于秘鲁举办的2016APCE峰会而在行业内引发了热议。为此,本刊记者专程赴小鸟河南商丘基地,采访了张乾先生。

记  者:这次应邀出席APEC会议电动自行车行业仅您一人,您有什么感想?

张  乾:确实如此。这次很荣幸地被国家商务部邀请出席2016APEC这样高规格的会议,是国家和政府给予小鸟和我本人如此的荣誉和信任,更是对电动自行车产业的支持和重视。中国派出的代表团参加APEC会议,商界大咖如云。习总书记在这次峰会上所做的主旨演讲,向世界传递出中国的声音和对全球经济、环境等大事的态度和担当,令人振奋与鼓舞。会议期间,我同与会的各国商界和政界的精英进行了交流,获得了大量的信息,让我大开眼界;我也借此机会向他们讲述中国电动车产业发展的最新状况,让他们感受到了中国在新能源领域取得的巨大进步。出席这样的会议,让我感受到中国的企业任重道远,中国的企业家必须要有全球的格局与高度,中国的电动车产业走向世界有机遇,也有挑战。

记  者:您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电动自行车行业?

张  乾:我出生在河南商丘。2006年,从商丘读完高中二年级之后,我转到天津来到了父母的身边继续完成高中学业。我父亲原在商丘工商局工作,2002年辞职下海,与我母亲共赴天津创办了小鸟。天津是小鸟的发源地,也是小鸟公司的总部,制造基地共有4处:天津北辰和大港、江苏无锡和河南商丘。

那一年,我放暑假,我父亲就叫我到车间里去锻炼。当时,小鸟电动自行车在市场上的销售非常的火爆,订单多到应接不暇的程度,每天增加一个班次来完成订单。

父亲有意安排我到一线锻炼。早晨,员工还没有上班,我跟着父亲一同进入车间;晚上,吃过晚餐稍歇片刻,我与父亲又回到车间,一直干与员工一起下班。我从生产流水线每一道工序开始熟悉、体验,与员工干同样的活,与员工同样的作息。我深知从事电动自行车这一行的艰辛,但我还是逐渐地喜欢上它了。

当生产不是很忙的时候,我就到技术部去学习。从我内心而言,我喜欢与技术打交道,因为技术非常重要。经过前后大约半年多时间的学习,我对电动自行车的知识有了比较系统的了解。

记 者:在天津小鸟公司锻炼的那些日子里,给您留下了哪些深刻的印象?

张 乾:提起在天津小鸟公司锻炼的经历,尽管只有短短的几年时间,但父母亲对待企业的敬业、刻苦和严谨的作风深深地影响着我,对我产生了潜移默化的作用。

我父亲白天大部分时间用在车间里,无论工作多么疲劳、多么晚,晚上到家总要花上点时间看书、做记录、写一些文章。企业规模做了这么大,父亲仍然保持着这样的好习惯。截止到现在,公司在生产旺季的时候,他总是最后一人留在车间里,仔细查看每一个环节,发现没有问题之后,关掉所有的电源开关,亲自把大门锁上才放心地才回到住宿。回家之后,父亲不是马上洗漱就睡觉,而是拿出笔记本,做完笔记之后才休息。

父亲平时对我学习与生活非常的严格,对我的人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使我养成了良好的工作习惯,以至于我在经营河南小鸟公司的时候,我的许多工作方式还是从父亲那里学来的。

记 者:您在河南基地独当一面,您父母是否放心?

张 乾:实际上,父母创建河南小鸟公司的初衷就是给我一个锻炼与成长的舞台。河南小鸟公司从2012年开始办理。那时,我大学毕业不久,父亲委派了一位经营丰富的员工协助我。从建厂申请土地、办理企业各种前期手续,到厂房布局设计、人员招聘、公司组织构架等一系列重大经营,都由我一手操办。在企业经营和管理上,我继承了父亲经营的理念与管理方法,但还是存在细微的差异。我敢于尝试,对新生事物敏感,市场上出现新的变化后,我会马上学习、理解与消化。父母非常理解我所做的一切,从不干预我。

为了适应企业的发展,我觉得应该不断地学习。自2012年从天津大学读完本科之后,我一边管理公司一边进行深造直至现在完成博士学位全部的课程。在读研究生的过程中,我接触到许多的企业家,他们都很年轻。与他们在一起交流对我的帮助,让我受益匪浅。这几年,我向父亲提出诸如Logo的升级和终端销售的升级等一系列的建议,得到了父亲大力的支持。为此,经过著名专家的精心设计,小鸟Logo推向了市场获得了经销商和消费者的认可;2015~2016年的两年时间,小鸟对所有的终端店铺完全按照IS统一设计要求进行了升级改造,大量的财力投入带来了回报:当许多品牌的销量出现大幅度下滑的时候,小鸟品牌销量总体趋于稳定,部分强势市场销量不但没有降低,反而出现了量价和利润同步上升的现象。在经营小鸟河南公司的四五年里,我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。我虽然人在河南,但还是一直关心着整个小鸟的发展,涉及到整个集团公司的大事情,我会向父亲提出申请与建议。父母也非常希望我能提出一些新的经营思路和方法。

记  者:据了解,小鸟与其他企业有很大的不同,那就是很少在营销上投入,为什么这样做?

张 乾:  确实如此。包括河南小鸟在内,整个小鸟公司在营销上的投入很少。我一直认为,做企业必须要做好产品,产品是企业经营的“基石”。没有好产品,其他的东西都是虚无缥缈的。自小鸟创建以来,我们一直把经营重心放在技术、质量和成本控制上。相反,对营销上的投入却显得有些“薄弱”。与规模体量接近的同行相比,小鸟在营销上的投入是非常低的。我们没有大量的产品推销人员,更没有花费巨额的广告投入。整个小鸟三大基地的营销人员不足30人。小鸟营销上的少投入,让更多的资金用于改善工艺、增加员工的收入上,确保了小鸟的品质与价格的竞争优势、员工队伍的建设。因此,这些年来,我们小鸟的质量深得经销商的信赖,当不少企业受到市场冲击销量大幅下滑的时候,小鸟的销量和产品售价仍然是稳中有升的。

记  者:您在经营企业过程中偏重于哪些方面?

张  乾: 我不太喜欢搞营销,这一点与我父亲相似。我认为,当企业产品做好了就不用担心销售的问题 。截止到目前,我仍然还是持有这样的想法。现在,整个小鸟能做到这么大的规模,与小鸟坚持抓好技术、品质和价格竞争优势有密切的关联。我不喜欢营销,但并不等于我不喜欢与客户打交道。从父亲那里锻炼到河南小鸟创立以来,我有一个习惯一直保持着,那就是每年要花上一段时间,到经销商和消费者那里了解市场第一手信息。例如:我们自以为品质已经做得很好了,但从经销商那里或多或少地了解到一些产品存在的问题;我们的产品与其他产品相比,质量性能有没有差距?这些都是我关心的重点,然后我要想尽办法加以解决。

记 者:小鸟三大基地的经营是如何安排的?

张 乾:我与父母分工明确。小鸟三大基地制造的产品在制定销售政策上由天津总部负责,实行统一管理、统一决策。在财务上,三大基地相对独立。河南基地由我全权负责管理,但我对这里的产品销售价格从不过问。这就如同我父亲一样,我父亲不喜欢管产品的销售价格,只管产品的技术与质量。营销都由我母亲一手负责。

记 者:进入贵公司产品陈列室大厅,一幅醒目的红底铜字用隶书体撰写的《小鸟的哲学》映入眼帘,放置这幅字的目的是什么?

张 乾: 这幅《小鸟的哲学》由父亲撰文我抄录。这是我父亲治厂理念、也是小鸟企业文化的精髓。河南小鸟公司远离天津,但要贯彻我父亲治厂的理念,以《小鸟的哲学》为镜则是我内心的表达。小鸟公司从创立第一天起,我父亲就非常重视企业文化。因为,企业文化是一家企业经营的灵魂,企业做大做强必须要有企业文化的支撑与传承。小鸟能有今天的成就与《小鸟的哲学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。小鸟的哲学是什么?我父亲阐述得非常地清楚,那就是“精品文化!”雕铸精品文化就要下一番细功夫、苦功夫。就要从一篇文章中开始,从一次会议说教开始,从一个规章制度开始,从一朝一夕开始,雕出小鸟的企业文化、精品文化。通过多年持之以恒、锲而不舍地努力,小鸟已经形成了五大强势:强势的品质、强势的品牌、强势的团队、强势的文化、强势的市场,从而使小鸟形成三得:经销商得利、员工得利和供应商得利,最终自然而然让国家得利。小鸟的哲学要让员工人人知晓,理解并与广大员工形成共识非常重要,因此,建立小鸟文化馆、开办《小鸟月报》(已经出了100多期)等等都是《小鸟的哲学》的具体体现。

记 者:目前整个电动自行车领域,产品的同质化现象还非常的严重,您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?

张 乾:无论是电动两轮车还是电动三轮车,产品同质化现象的问题还是比较突出的。随着市场的饱和和消费购买力下降,企业之间的价格竞争将不断地加剧。但要形成小鸟产品的差异化优势,我认为:首先,在技术上要形成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优势,与其他品牌拉开差距。例如:小鸟要保持与核心供应商紧密的关系,从而确保产品质量的稳固;同样,为了确保电动两轮车和电动三轮车整车的性能,小鸟对电机研发与制造,大幅度提高关键部件的材质,尽管价格上升了,但电机的效能与质量得到了明显地提升。

其次,用合理的采购价来保证供应商的产品质量。大家知道,不少整车企业为了取得较高的销售利润,往往采取两种办法:一种是提高整车的销售价格,但这样做会遭到经销商的抵制而执行变得困难;另一种是整车企业不断压低供应商的价格,从而获取整车的利润。而我们非常地清楚,没有供应商的合理利润,要保证零部件的质量恐怕是很难的。因此,小鸟对零部件的采购在做到双赢的基础上,严格管控好产品质量;

再则,企业对产品技术的掌控必须要有独门绝技,例如,对供应商提供的各种零部件的技术参数务必做到了如指掌,确保各个零部件的匹配处于最佳状态,从而提高产品的性能与质量。

第四,产品外观要做得出色。从目前来看,消费者非常在意外观。而小鸟在烤漆工艺上的强项已获得市场充分的肯定,形成了小鸟核心竞争优势之一。 

记者:您认为电动自行车从产品的技术和市场上是否还有突破的空间?

张乾:按现有的条件在硬件上,电动自行车已经做到了极致。电机、电池、控制器、充电器、车架五大件的技术越来越成熟,要想取得突破非常地难。因此,整个行业的企业,都在开发款型上不遗余力,逐渐形成了各自品牌的特色。今后几年,各个品牌之间的竞争将会在终端市场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因此,终端销售的升级和服务的升级是整个行业今后发展的重点。谁要想取得竞争的主动与优势,谁就必须要在这些方面胜人一筹。

记者:从南到北,从东到西,小鸟市场分布在全国各地,小鸟终端实体店有近千个,但营销人员仅20-30人,这么大的市场是如何管理的?

张乾: 这就是我父亲高明之处。在经营小鸟公司这么多年来,我们始终坚持能做到这一点:提供给经销商更好的产品质量、更好的产品性能和款型,确保了经销商在销售小鸟品牌中始终保持高于同行的销售利润,这就是这么多年来经销商对小鸟品牌忠诚的原因之一,也由此使小鸟与经销商之间取得了彼此的信任、理解和双赢,这就可以理解小鸟营销人员如此之少、小鸟营销策略一旦发布就能顺利实施的根本原因所在。

记者: 您是如何看待未来整个产业发展的趋势?

张乾:在整个宏观经济并不景气、增速将会大大地放缓甚至会出现萎缩的情况下,企业的生存策略应该是重质量而非数量。以我个人的观点来看,转型与升级将会成为未来整个电动车产业发展的关键。行业内不少人对未来的发展持比较悲观的态度,他们认为:政策对电动车设置壁垒却准入门槛很低;市场需求趋于饱和却更多的企业往行业里钻;产品转型困难等。但我并不这么认为。既然当初自行车能转型到电动自行车上并且持续了20多年,我就不相信这个行业无法顺利转型到新的行业。以后企业转型,机遇肯定给这个行业的优秀者。不过,电动自行车已经进入到高投入低回报的阶段,需要我们这一代创新开拓,延续新的辉煌。上一辈在这个产业上打下的江山,给我们创造了许多的条件。在电动自行车行业,许多“二代们”出国深造多年,毕业之后有的已经不愿意回国了,有的回来之后对这个产业已经不感兴趣了,原因是从事电动自行车产业不仅太累而且赚钱太少。但我能坚持在这个行业里,一方面看好这个产业未来发展的趋势,电动自行车在中国拥有庞大的消费人群,永远不会被其他工具所替代;另一个方面经过几年打拼,我在经营管理企业上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,对我今后的发展受益颇多。

记者:从您的角度看,未来电动自行车产业会怎样转型?

张乾:我把电动自行车产业发展分为几个三个阶段:第一个是产业发展的上升期,企业依靠市场巨大的需求推动而获得了扩张的机遇,从而使许多企业获得了成功;第二个是品牌分化期,在这个阶段,有的企业加速扩张不断进步,而有的企业出现了倒退,企业两级分化严重,市场洗牌加剧,品牌出现了快速集中;第三个阶段产业发展滞胀期,在这个阶段,市场增长空间见顶,企业之间的竞争性质发生了质的变化。在这个过程中,企业软件和硬件的管理都必须进行提升和锻造,由此对企业经营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这几年我不断地深造,每年去国外读书学习。最近我在清华大学就读博士,进行了博士论文答辩并获得了通过。我撰写的论文题目是《企业竞争战略的选择与人力资源管理角色的定位——基于电动车行业三家企业独立的研究》。竞争战略模型选择来自于创新战略、质量提升战略和成本战略,我选择行业内三家不同性质的企业,非常具有典型性。如果不具备竞争战略优势,企业必然要被市场淘汰。当然,小鸟的竞争优势必须要从质量提升向创新战略优势延伸。

结束语:小鸟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,二代人精心管理的企业所获得的成功在行业中堪称典范。电动自行车产业经过20年多年的发展不仅进入到成熟期,而且逐渐进入到需要传承到第二代手中的过渡期中。从上述采访中,我们欣慰地看到像张乾这样的小鸟“第二代担当起企业发展的重任,给行业内更多的二代们做出了示范效应

下一篇: